十一月 20 2013

台北做為世界設計之都的10個意義 (上)

 

 

 

 

恭喜,台北,拿下2016世界設計之都。但其實曾經希望台北申辦世界設計之都的結果,來個最成功的失敗,因為這才能夠讓我們思考比得獎還重要的事。我們很喜歡參加設計比賽,幾乎是全世界最能得設計獎的城市,但這又能夠帶來什麼改變,擺脫不了的代工產業結構,以及階層不流動的社會結構。設計能帶來什麼系統性的經濟與社會變革,其中其實存在著許多希望,但對於每天要與現實社會搏鬥的人,尤其被上一代偷走財富的22K世代,像我這樣對於設計樂觀正面以對的人,從他們的立場來看,我也似乎感受不到設計帶來的可能。

 

這次台北一個人孤獨地參賽,拿下2016世界設計之都的主辦國,彷彿是最戲劇性的安排。最孤獨的設計城市,其實也是最好的結局,沒有打敗世界各大城市的虛榮,一個人冷靜默默把獎狀帶回鬼島,重新思考世界設計之都之於我們的意義又是什麼 ? 

 

過程中批評台北好大喜功的大有人在,支持市民草根設計參與的聲音也不小,在正反黑白之間,在壹周刊八掛與議員口水戰的喧囂過後,我想應該容得下一些思辯的餘地,嚴格說來,其實這次天龍國度的設計盛事,對於台灣其實有新的意義!

 

台北以社會設計之名,做為世界設計之都,對我而言有十個重要的意義,有十個課題值得我們思考的向度:

 

第一,文創產業的社會創新轉向。社會設計做為文創資本化與園區化後的轉型,終於有比向錢看的創投,和吃吃喝喝園區更重要的事,設計師終於能夠做些對於社會有幫助的設計。文創政策在如大江大海的政治亂局裡看不見什麼希望,不如台北提出來的社會設計更有遠見。

 

第二,設計的專業跨界。廣義來看,每一個專業都可以是設計,這次社會設計讓設計方法跨過專業的鴻溝,從教育、文化、都市發展與公共衛生等,都需要反映民眾需求的創新專業。每一個專業領域都可以是與設計相關連的,因為設計方法具有洞察市民需求並具體落實在實際產品與服務的特質。

 

第三,公部門的組織文化革新。設計最高的挑戰,不是在於功能與造形,而是設計一個創新流程與組織文化,這一次社會設計挑戰從最棘手的公共政策創新與科層文化著手。雖然過程時常聽見創意人對於政府的抱怨,但也看到了一些改變可能在醞釀,設計師本來就是需要主觀與批判能力的專業,如果問題這麼簡單,就不用交給設計師了!

 

第四,透過社會設計帶動產業升級。原因在於社會設計是門洞察使用者需求與社會需求的專業,是以製造業基礎的臺灣產業,所缺乏的。另外,社會設計做為一門社會創新,不是訴求公益或企業社會責任的思維,而是具有把弱勢與社會需求,轉化為新產品與服務機會的可能。能夠洞察複雜社會問題(wicked problems),找到創新機會點比傳統企業經營更複雜。

 

第五,社會設計的全球在地化。社會設計與社會企業,是全球關注的議題,但這次台北推動社會設計,其實在另闢蹊徑,嘗試一條不同於歐美主流社會以解第三世界或發展中國家問題的國際發展路線,用臺灣文創社會資本解決臺灣社會自身所面挑戰,包括農業、青年就業、產業轉型等結構問題。用我們的地方設計智慧,解決我們所面對的挑戰。其待設計能解決鬼島的問題,希望有天我們能拿出可以向世界愛現的設計案例,不要老是拿Stanford d.school當案例,這有靠大家了。

 

待續..

 

作者/吳漢中。我們創造事務所執行長,《美學CEO》作者。

 

  (photo credit:  IcSid)

 

No responses yet

十月 14 2013

社會創新,重新定義設計與社會的互動

Published by Han under 未分類

 

ixda-2013.png

 

 

今年台灣互動設計國際研討會 (IxDA Taiwan 2013 ),將以「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為題,探索用設計做改變的可能。讓設計不只是研究人與機器的介面,還有創新與社會間的互動。

 

「社會創新」的概念,正好巧妙地聚合了設計、社會與管理專業。在設計方面,回應了社會設計(Social Design)的國際趨勢與地方運動,如設計評論家Victor Papanek的理念,以及風格社會學家劉維公,在台北文化政策的設計實踐。

 

在社會面向,回應了社會企業的趨勢,以及從StanfordOxford都在談的社會創新議題。

 

在管理面向,呼應了創新大師從Everett Rogers Clayton Christensen具有社會洞察的創新研究,連競爭力大師Michael Porter 都在企業與社會如何共享價值(Creating Shared Value, CSV)

 

這鼓舞人心的社會創新議題,讓很少答應工作坊邀約的我,一口就答應,而且還組了一群專業跨領域團隊來籌辦,結合在企業管理、設計思考、人文社會、社會企業及社區營造的國際經驗與本土視野,提出Social Innovation Impact Method (SII Method) 並以「酒駕」的社會議題為旨,一起用工作坊的形式,找出創新的解決方案。

 

希望我們提出來的Social Innovation Impact Method (SII Method)Social,要像社會學家般洞見問題,Innovation,像設計師一樣提出創想,Impact,如社會企業家般以行動帶來正面社會影響力

 

會倘這渾水答應帶工作坊的主要原因,是想要和一群嘗試用設計與創新帶來社會改變的前輩與友人,一起讓這觀念深植人心。包括洞察台灣社會問題的陳東升教授、跟全世界說台灣故事的Jason、推廣通用設計的小魚、服務設計的Lex、使用者經驗專家的明哲和CIID回來的大民。

 

我們正在一起努力打破設計的界線,讓設計與產業界、文化界及社會學領域能夠對話合作,才能夠解決日益複雜的社會問題Wicked Problems。從洞察社會問題開始,尋找設計創新解決方法,並進而透過社企經營產生正面的社會影響力,進而提出一個更具有系統性的思考與解決方案。透過互動設計年會,重新定義設計與社會的互動。我們 IxDA會場見!

 

 2013 IxDA Taiwan

時間:2013/10/26

地點:南港中央研究院舉辦。

官網:

http://interaction13.ixda.org.tw/  


(謝謝社會創新實驗室的伙伴,尤其是維綱、Annie及亞勳。協助我把城鄉所的反抗、美學CEO的思維、若水國際與我們創造事務所的實務,給連結起來。謝謝陳東升老師協助引導討論思辯,讓設計方法與社會學的關係更為清楚。)


 

One response so far

十月 08 2013

每個人都可以是文創創投

Published by Han under 未分類

幾個月前受台北市文化局邀請,在松煙談2020台北的文化願景,選了十個議題來分享,其中一個期許,就是希望群眾募資,如KickstarterflyingVzeczec 等,能走向大眾普及化cross the chasm,這將替文創創投帶來破壞式創新,過去大資金看不上的,卻可以由群眾集資來實踐。在文創漸走向專業化與資本化的同時,還留給小文創開創大時代的機會。

 

期待台北做為一個群眾募資的城市,成為七八九年級文創創業家的大車庫,昐望台北城市的每個市民,都會是和創業家熟識,位擁有許多內線消息的創投家。隨著群募資crowd funding頂盛時代的到來,讓台北能夠成為一座讓夢想能夠輕易成真,smart money淹腳目的城市。


我想,這期待不只於台北市,而是希望台灣能夠變成一座支持文化與創意的島嶼,支持新一代的文創企業家,在台灣各地都能夠冒出頭,用文創帶動台灣的地域振興與社會創新。

 

推薦幾個群眾募資案,請大家多多支持:

 

好伴」,新一代兩個女生創業的故事,但這次不是在台中新社山上的薰衣草森林,而是在台中舊城區裡,保留台中舊城區的老屋白律師事務所,在空間軸線上,將與宮原眼科、第四信用合作社(加上好伴的白律師事務所)聯手組成中區老屋運動的鐵三角,打造台灣第一座以社會創新為題的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為目標,在傳統中尋找未來的社會企業家。最令人佩服的,不是他們漂亮的學歷,或是改變社會的理想,而是他們能夠從最務實的擺地攤與回收路邊傢俱逐步摸索起

 

 

Maker 紀錄片,由轟動設計圈的 Design & Thinking 電影團隊拍攝,台灣團隊但卻不受地理及專業論述權的限制,還能夠精準掌握全球設計與創新議題,且在世界各地引起迴響。在設計思考的議題之後,推出關注「自製者」的紀錄片。是一支值得支持投資的年輕團隊,期待他們能再一次在全球設計界引起專業迴響。

 

 

 

 

延伸閱讀

 Maker on Kickstarter

http://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379201360/maker-a-documentary-on-the-maker-movement

 

好伴 在 flying V 的官網

 

http://www.flyingv.cc/project/669

 

 

No responses yet

Next »